主页 > 电子游戏 > DOS游戏 > 魔域传说

魔域传说

  • 中文名:魔域传说
  • 其他名称:FirstQueen
  • 地区:日本
  • 原版名称:ファーストクイーン
  • 游戏类型:即时战略游戏
  • 开发商:日本吴氏工房
  • 斩妖除魔


    引:谜
    亚特大陆的中央,有一座石门,门上有锁,锁上有字,写着:“解开此锁者,将成四海之王。”
    据说四海之王阿格里斯曾长久矗立门前,最终,他拔出剑,仰天高呼:“这就是钥匙,让整个世界在我剑下发抖吧!!”
    剑落锁断,门开,绝代英雄昂然走入石门,一去不返!……
    从那时起,在这片大陆上开始流行一个谜语:“正午的阳光下,在狮子留下的鹰的影子里,即为众神之国。”
    有人说,这也许仅仅是天神对人类的戏弄,但更多的人坚信,拥有他的人,必须是相信他的人。
    一创始
    万神之父是最初者,乃无中之有乱中之治,一瞬中之永恒,极暗中之明光。
    万神之父是最高者,其所想必现所言必信,目之所及,世界创生,行之所止,万物齐歌.....
    ——《万物之书》第1章第3页
    据说,创世神、众神之父科洛诺斯创造了亚特兰迪斯大陆上的一切和它的管理者——众神.他是整个世界的根源。
    “科洛诺斯苏醒于是便有了白昼
    科洛诺斯沉睡于是便有了黑夜
    科洛诺斯愤怒于是便有了火焰
    科洛诺斯哭泣于是便有了海洋
    ......
    科洛诺斯乃初始之始原因之因.......”
    ——《圣诗创始》
    从一些古老经典的残卷中,我们还能依稀看到创始神当年创世的痕迹。
    “如水流向低处,实在不断流向空无….”
    ——《圣诗有无》
    有得到便有失去,万神之父从“虚”中产生了世界,被提走的那部分“虚”便成为了“无”。如同饥饿渴求食肴,“无"贪婪地将这个世界牵引向毁灭,就是创始神也感到威胁。
    他将自身能量凝成“魔魂水晶”阻挡空无,让世界保持稳定。
    “是长生,是真母,让我们高呼盖亚之名。
    是崇光,是秩序,让我们高呼撒拉之名。
    是智慧,是神秘,让我们高呼欧斯之名。
    是混沌,是消逝,让我们高呼奈落之名。
    是伟力,是争战,让我们高呼寇德之名......”
    ——《圣诗诸天》
    万神之父最终创造诸神保护水晶,要求他们不得离开圣山。而自身沉沉睡去.......
    二魔族
    “在各个种族的历史记载中,远古时期几乎毫无例外的指向无边黑暗,只有魔族例外,他们在火中诞生。”
    ——人类历史学者拉克利
    年复一年,时光如流水般消逝,万物众生在轮回中建立文明,苦守于神山希律斯的神族却渐渐感到了不安与躁动,尽管他们作为生命的最顶端,享受其他生命的供奉,但空有力量却无法使用的痛苦却让每个神族的欲望日渐扭曲,享乐之风逐渐盛行。
    不知从何时开始,便有神偷偷下山去世间寻欢作乐——魔族据说就是一次神人婚姻的产物——虽然混沌之神奈落总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,但是其他神族还是一眼看出那种生物的血色瞳孔缘自何方。
    拥有神的血统和近于人类的繁殖能力,魔族迅速地在竞争中确立了自己的地位。尽管后世的学者们对创始神是否早已预见魔族产生争论不休,但正如大精灵学者徨菲所说:“从创始神让诸神管理世界的名义和力量却不给任何权力开始,这个失衡世界的悲剧便已成定局。”
    约北历前1000年,魔族的伟大君主斯卡鲁发动了第一次灭世战争。庞大的魔族军队从魔族首都巴尔索伦出发,穿越黑月峡谷,很快便占领了谷口的“斯卡鲁地”(今杰明省西芙河流域)并以此为根基,征讨四方。传说,魔族指挥曾经在此地拜见斯卡鲁,询问皇帝意欲征服何处,“所见之处。”正在用餐的皇帝只是淡淡一语,甚至没有抬头.......
    魔族忠实的履行了他们皇帝的命令,从那一年春天开始,大批的部队呈辐射状高歌猛进,指向四方,每到一地便继续辐射开去,如同在池塘中荡漾的波光。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约北历前950年,一队魔族率先回到魔都声明他们看到了“极北飘满白色石头的大海”(雪狼冰湖)”。
    第一次灭世战争因此结束。
    出发时的数百万魔族军队最终只有不到十万人归来,更多的魔族已经因为行军过于遥远而在50年后彻底没有音讯。这次战争并不惨烈却影响深远。一方面大部分的种族几乎不知道战争为何物,轻易便被集体屠杀或沦为奴隶,为魔族赢得了大批疆土(实际控制区域在开始时甚至超过了整个亚特大陆的一半);另一方面魔族无法返乡的部队几乎散布于亚特大陆的每个角落,和当地生物相互融合,衍生出各种各样的魔物部落来。
    三黑暗
    “人类总是说,在最黑的暗夜过后,光明就要来到,但我认为这不过是文字游戏而已,因为你永远也无从得知,何时最为黑暗。”
    ——魔族大帝斯卡鲁对于魔族来说北历前1000年到前790年这段日子是彻头彻尾的辉煌,但对于其他占领区的种族来说,无疑是遭遇了一场百年的梦魇。混沌的后代们根本不在意其奴隶的存活,只是单纯的把他们看成工具而已,他们甚至剥夺人类睡觉和精灵冥想的权利,让他们在无穷的劳作中倒下,所幸的是魔族监工用餐的时段多且长,那些没有被相中的肉食们可以借机生活和休息,以维系其生命的存在。
    但是最吃苦耐劳的种族也不能容忍的是,魔族让奴隶工作不是为了建设,不是为了财富和物欲,甚至不是为了某种娱乐,只是单纯而机械执行让他们成为奴隶的命令而已。今天建成的宏伟宫殿可能明天就被下令拆掉,最卖力强壮的奴隶可能最早成为肉食,人类可能被命令去点火,而精灵可能被指使去伐木......而魔族似乎也没有灭绝他们的打算,他们鼓励每个种族生育。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行为暴露的正是魔族的混沌本性——越是底层的魔族行为越混沌,越是伟大的魔族反而越象人类。
    百年间,各族的反抗此起彼伏,不过反抗和屠杀如影随形,实力之悬殊让奴隶们看不到任何希望。不知是因为特别愚蠢还是特别聪明,人类忍受了奴役和折磨,竟然从未大规模反抗过......这种忍耐的直接后果就是人类的数量不断增加(因为各地都没有被大规模屠灭)。成为亚特大陆上如老鼠一般常见的动物。
    人类的后代不断歌颂他们祖先的忍辱负重,认为他们未卜先知甘愿牺牲。而精灵学者长期分析的结果是:“人类寿命最短,往往还没有来得及形成反抗精神就死去了。反是那些长命或早熟的种族无法容忍无穷的折磨。”这个论调让人类和精灵后来相互仇视了数年之久。